草莓视频污下载app污

   12月17日。

   周离拿着自己的驾照坐在沙发上。

   团子在客厅里跑酷。

   驾照有着一个非常漂亮的皮套,深蓝色打底,上面有一朵小雏菊,是楠哥给他买的,原本驾校送的黑色皮套则被她丢掉了。

   从今天开始,周离就已经度过实习期,终于可以光明正大上高速了。

   一晃都一年过去了……

   周离不免有些感慨。

   只听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团子迅速窜上沙发,来到周离身边,和他紧紧挨着,探出小脑袋也往他的驾照上看,眼里泛着光。

   “是你呢周离!”

   “对。”

   “这是什喵?”

   “驾照。”

   清纯唯美复古亚洲美女图片

   “你为什么一直看自己?”

   “因为好看。”

   “喔!”

   “团子大人在家很无聊吗?”周离合上驾照,扭头看向她,“一直跑上跑下的。”

   “团子大人很无聊。”

   “既然这样,我把团子大人送到猫咖去打工怎么样?反正团子大人也喜欢当一只小渣猫,反正团子大人也一整天都有用不完的精力。”周离用着商量的语气,“团子大人一直跑酷,等下楼下的人都要上来敲我们的门,找我们麻烦了。”

   “槐序会把他打回去的。”团子说完,又歪着头问他,“猫咖是什喵?”

   “小猫咪打工的地方。”

   “打工。”

   “对,还可以挣钱,挣小鱼干和猫罐头。”

   “可以挣开水白菜吗?”

   “恐怕不行。”

   “团子大人不去。”团子如是说着,又重复先前的话,“槐序会把他打回去的。”

   “这样啊。”

   眼见得团子又走到沙发边缘,屈身准备起跳,似乎又要开始跑酷,周离连忙伸手,在她跳出去的那一刹那将她拦截下来,抱在怀里。

   “唔周离你干什喵?”团子没有挣扎,只是扭头疑惑的看着他。

   “我带团子大人出去玩怎么样?”

   “好呀!”

   “好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大学城已经在春明城市的边缘了,再往外走就开始离开城市,进入四周的大山环绕,路旁很快就只有小镇和村落了,道路也越来越窄。

   周离驱车开了大半个小时,在槐序指引下拐进一条泥土小路,再往深走,路上已长满了草。

   看得出这条路本该是通往某个村子的,但这些年农村人口逐渐向城市转移,当那些顽固的守在村子里的老人也作土后,许多村子就此荒废了,变成了无人居住之地。

   没了人走,自然而然地,这些乡间小路也慢慢的回归自然。

   别说黄土路了,就是水泥公路,一直无人经过,也只消一个春秋就会被草木淹没。

   “还没到吗?”周离偏头问槐序,路已经越来越难走了,车子前行得困难,“要是把车漆划伤了楠哥肯定会找我们麻烦的。”

   “就前面了。”

   “好。”

   “你就在这停吧,前面越来越不好走了,咱们最好翻上右边那个小山坡,再翻过去,基本上周围几里地都没有人住了,你就在那个山坳里练吧。”槐序说道,“我就找棵树坐上面,要是有人来了我会提前发现并通知你的。”

   “知道了。”

   周离下车锁好,抱上一脸懵逼的团子,开始步行:“团子大人觉得这里风景怎么样?”

   “就是没人住的野外啊~~”团子左右看了看,“周离你带团子大人来这里干什么?是不是想带团子大人去山上摘野桃子?”

   “这个季节没有桃子。”

   “喔~~”

   这里风景确实还蛮好的,有山有水,远处还有破旧的房屋做景,荒凉又有文明的痕迹。

   周离是来这里练习法术的。

   最近他初步掌握了几门自认还不错的小法术,理论上已经可以施放了,但还没有练习过。

   法术也是很需要练习的。

   按照书上的描述,这几门法术动静都不小,由他施展出来,动静肯定会更大。显然他不可能在家里练习这几门法术,也不可能在城区练,实不相瞒,在拜托槐序帮忙寻找场地的过程中,他是按照部队打靶的标准来寻找的,最终槐序为他找到了这个离家仅一个小时路程的地方。

   已经算非常方便了,而且风景还不错。

   翻过小山坡,来到山坳里。

   槐序在山坡上找了一棵干枯的梧桐树,坐在树枝上边,晃悠着腿往下看去。

   周离则将团子放在地上,对她说道:“团子大人随便玩吧,这里很空旷,也有很多鸟儿,团子大人想去捉蝴蝶捉小鸟都可以,到处乱跑也可以,团子大人可以从这边跑到那边……”

   团子一屁股坐在地上,不太开心。

   小山坳中开始响起巨大的声响,时而如春雷滚滚,时而如山崩地裂,时而如战车碾压,惊得草里的虫儿不敢作声,惊得鸟儿飞离,惊得小兽窝在洞中瑟瑟发抖。

   威力甚至比周离想象中还大一些。

   本身在他的想象中,他就已经按照经验,将书上描述的威力等比放大好多倍了。

   就是坐在梧桐树上的槐序也沉默了。

   夕阳西下。

   天边成了橘红色,对比之下山体显得很黑,立在杂草之中的梧桐树显得很孤单,梧桐树上有一道人影坐着一动不动,都成了黄昏背景上的剪影。

   前边的荒山则已变得一片狼藉。

   “轰……”

   今天的练习以周离最擅长的‘气功波’结束,原始粗暴的灵力呈柱状轰出去,威力甚至超过了现代的重炮或导弹,穿透力还犹有过之。

   “呼……”

   周离站在原地稍作思考,整理着今天的练习心得,这是一种很有效的学习方法。

   但想着想着,就想歪了。

   想不到自己也有这么厉害的一面,总觉得和平常的自己不一样。

   怪怪的。

   而且他全力输出了大半天,居然丝毫也没感觉到灵力的消耗。他只要消耗一点灵力,马上就会被这个世界补充完整,这让他觉得自己像个无情的输出机器,想想还蛮别扭的。

   扭头一看,团子还规规矩矩的坐在地上,仰着小脑袋,呆呆的看着他。

   小脸上写满了‘怀疑人生’四个字。

   事实上她坐在这大半天,脑子里已经思考过很多次这个问题了——

   今天是不是在做梦?

   不然周离怎么可能也这么厉害!

   “团子大人在想什么?”

   “唔喵!”

   团子迅速收回发呆的表情,转而是一脸严肃,看着周离,她点了点小脑袋:“不错不错,有团子大人一丢丢的风范了,还要努力。”

   “自然是比不过团子大人得。”周离低头老实说道。

   “这个自然。”团子仰头露出满意的喜色,“你知道就好。无论你怎么厉害,多厉害,都是不可能比团子大人更厉害的,所以你对团子大人要一直尊敬,团子大人才会喜欢你,不然团子大人只消用一丢丢力气,就把你打哭了。”

   “这个自然。”周离学着她。

   “回家了喵?”

   “嗯!”

   “抱团子大人!”

   “好的。”

   周离弯腰将团子抱起来,抬头往前一看。

   夕阳的光越发暗沉了,向暗红转变,与之相应的是山体越发的黑,剪影越发清晰,在那干枯的梧桐树上槐序坐着一动不动,而且大半天来他都没有动。

   周离几乎认为他是去偷了个充气人偶来放在树上,自己则跑回去吃雪糕上网去了。